雄安新区的设立也打乱了雄县原本的一些计划,不少中国企业在

发布时间:2019-12-22  栏目:关于新蒲京  评论:0 Comments

图片 1

图片 1

图片 1

中国企业“走出去”已被认为是实现产业升级和产能转移的有效途径。近年来,在政策和市场的双重驱动下,中国制造企业“走出去”势头渐猛,对外投资占比迅速增长。商务部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两月,中国对外投资同比下降52.8%,但对实体经济和新兴产业的投资持续增长。1~2月对外投资主要流向制造业以及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
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协会秘书长和振伟告诉中国工业报记者,制造企业“走出去”的总体风险正在加大。而多年从事国际合作的江泰国际合作联盟主席沈开涛则表示,面对海外市场不可预知的政策风险、全新的商业环境,以及巨大的文化差异鸿沟,不少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碰壁,甚至影响到国内市场的发展。
制造业对外投资突飞猛进
和振伟表示,中国制造业对外投资占比近两年突飞猛进地增长。制造企业对外投资总额在我国对外投资总额占比长期徘徊在5%~6%,而2015年增至12.1%,2016年更是增至18.3%。
和振伟进一步表示,制造企业“走出去”总体风险正在加大,企业在“走出去”之前应进行充分的市场调研,把工作做在前面。我国众多制造企业通过并购来完成对外投资,在很多发达国家,企业并购会遇到安全限制。随着我国综合实力的提高和这些国家对于本国产业的保护,这方面的风险正在加大。
制造企业“走出去”遇到的第二大问题是中外文化融合不够。他认为,在中国企业并购失败的原因中,文化融合的占比非常大,“很多企业在并购前做了很多工作,认为并购前的工作最重要,其实并购后的文章更重要。很多企业因为在文化融合这方面考虑不全,导致并购成功了,但是整合失败了。”而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走出去”,融资难、信息沟通难等,也是需要从多方面入手解决的问题。
和振伟同时指出,“一带一路”和国际产能合作的提出,为我国企业“走出去”带来了历史性机遇。目前,国家发改委作为国际产能合作主要牵头部委,已经圈定钢铁、有色、建材、高铁、化工、电力、轻工、纺织、航空航天以及船舶制造等12个行业作为国际产能合作重点行业。这12个行业均为制造业,未来在这些领域,我国制造业对外投资将有大增长。
四大风险不容忽视
近日,全球投资贸易服务论坛在江苏南京举行。论坛聚焦全球投资贸易服务过程中,特别是中国企业“走出去”过程中面对的各种风险和亟待解决的问题,国内众多企业就如何提高海外工作效率展开了深入探讨与交流。
论坛上,沈开涛告诉中国工业报记者,“走出去”的风险无处不在,主要分为四类:经济风险、政治和社会风险、自然风险和法律风险。很多企业“走出去”之后,成功率并不是很高。主要原因就是企业对国外投资环境风险估计不足,结果造成很多不应有的损失。
沈开涛认为,面对海外市场不可预知的政策风险、全新的商业环境,以及巨大的文化差异鸿沟,中国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需要跨越三重门:一重门:政治、法律门槛高。
“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往往缺乏对当地政局及法律体系进行深入了解,对潜在政治风险进行预判。2015年,仅因为国外政治不稳定,就有缅甸密松水坝项目停工、中澳铁矿百亿减产、墨西哥高铁项目被无限期搁置等事件发生,令中国企业的投资损失惨重。仅就美国而言,中国企业往往会遇到反倾销和反补贴手段,特别针对中国企业输送到美国市场的低端产品进行打压。利用知识产权手段,无端怀疑或“纵容”美国企业举报,将中国产品扣留在美国海关,制止中国产品进入美国市场,进而封杀中国企业是其另一个惯用手段。很多“走出去”的中国企业缺乏对东道国环保法律法规的了解,稍有不慎就会面临高额的环境污染整治费。
二重门:语言、文化差异大。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首要问题是与不同语言文化的用户交流,并且通过当地语言对产品和服务内容进行营销。很多企业由于不重视语言服务,在跨文化交流和对外贸易中,蒙受了巨大经济损失,不仅损失了国际市场份额,也损坏了企业形象和品牌。同时,文化之间的冲突也非常容易形成矛盾,很多企业没有及时全面地了解所在国的风俗、习惯和信仰而盲目投资,往往会蒙受损失,导致跨国交易的失败。
三重门:人力资源缺乏。人才问题可以说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难点。很多企业在“走出去”之后才开始全球招聘,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然无法找到合适的国际化人才。更有“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在并购后直接派出语言基础都不具备的管理人员进驻收购企业,与原管理团队在语言、文化沟通方面存在着障碍。在跨国经营时,中国企业员工的国际派遣还要符合签证、劳动与雇佣、工资、税务、行业准入等多领域的规则,繁琐而错综复杂。
以往中国企业对国际化运作、市场化竞争、现代金融工具等不够了解,吃亏买教训和经验在所难免。如今的中国企业“走出去”投资的过程需要提高效率,只有通过加强能力建设,才能提高效率,决不能让“走出去”的前期高成本费用拖垮企业。

雄县,昔日的塑料包装产业基地,正因为雄安新区的设立,站在产业转型升级的十字路口。

大幕徐徐拉开,这是京畿大省河北又一个春天的故事。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东方风来,燕赵大地春潮涌动,再次迎来重大历史机遇。

其实,雄县早已拥有多张为自己代言的名片。雄县不仅在2008年被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命名为“中国塑料包装产业基地”,还是华北油田最大的产油县之一,拥有“中国温泉之乡”的美誉,被称为“中国气球第一村”。

前有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今天的雄安新区潜力有多大?雄安新区对河北和京津冀协同发展有何重大意义?如何把握建设雄安新区的总体要求?怎样建设一个“蓝绿交织、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现代化新城?《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赴当地进行了深入采访。

此前的2月27日,在雄县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雄县县长杨跃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2017年,雄县要与华夏幸福、阿里巴巴等上市公司和大型互联网公司继续牵手,实现由引资向选资的转变、由数量到质量的提升。

“新区人”的美好憧憬

雄安新区的设立也打乱了雄县原本的一些计划,雄县塑料包装印刷协会秘书长回忆称,就在4月1日决定出来前两天,协会还正在考虑筹办下一届塑博览会的事情,临时刹车的这几天,过来询问情况的企业“一直没断人”,还有人从曹妃甸来电希望来调研洽谈招商事宜。“是不是整体外迁?去哪里买地?招商情况?都来问,都来登记(参会)。”

“一夜醒来,我们一下子成新区人了,想到将要建成的智慧新城引领时代前沿,顿时觉得焕然新生。想想深圳、浦东的发展,我们未来也能过上和他们一样的好日子,都美得合不拢嘴了。”当地干部群众兴奋地告诉记者。

保定宝轶塑料有限公司总经理、河北大学化学与环境科学学院教授李志亭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雄安新区设立后会加速本地企业的升级转型,可能只需三、五年。

俯瞰河北省雄县县城。记者 王晓/摄

转型或只要三、五年?

连日来,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信息形成了“刷屏之势”。河北各地特别是新区涉及的安新、容城、雄县等地干部群众一片沸腾。记者近日在三县采访发现,当地群众无不充满着对这一片热土的憧憬。

4月1日傍晚,一则重磅消息引发广泛关注——日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

而这份憧憬源于雄安新区不可估量的经济潜力。一组数据可以表明:1979年,深圳市生产总值为1.79亿元,2016年,深圳市生产总值为19492.6亿元;1990年,浦东新区生产总值为60.24亿元,占上海市比重为8.1%,2016年,浦东新区生产总值8732亿元,占上海市比重达到31.8%。

据新华社报道,2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专程到河北省安新县进行实地考察,主持召开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工作座谈会。

而目前雄安新区雄县2016年生产总值完成101.14亿元;安新县2016年1至11月,全县生产总值完成40.01亿元;容县2016年全县生产总值完成59.4亿元。对标深圳和浦东新区,雄安新区未来的发展有足够的想象空间。

而在习近平总书记到河北省安新县考察后不久,雄县人民政府县长杨跃峰在2017年2月27日所作的雄县人民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提到“科技”、“改革”、“生态”等关键字眼。

除了“钱袋子”的畅想,“新区人”还希望建设好一个生态环保的新区,一个文化遗存能够妥善保护的新区,一个能让人民生活有获得感的新区……

报告提到,2017年,雄县不仅要和华夏幸福、阿里巴巴等上市公司和大型互联网公司继续牵手,还要在环境保护、创新驱动、制造升级等方面作出规划,提出特色小镇的想法。并提出力争年内新增高新技术企业2家,科技型中小企业50家、科技“小巨人”企业5家。

安新县王家寨小学语文老师张素体说:“我最早在手机上看到消息,为了确认一下,晚上又在电视上看新闻重播,心情特别激动。我们祖辈生活在白洋淀,一夜之间,我们也成了特区人。雄安新区将是什么样子,我们并不知道。但我们相信淀区的环境会越来越美,生活会越来越好,也希望白洋淀承载的小兵张嘎、雁翎队、荷花、芦苇等特色符号所蕴藏的精神文化能够得到传承。”

而在农业工业方面,报告则称要打造具有“地热+互联网+农业”特色的“智慧生态循环农业示范园区”,以打造“先进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为目标,推动传统产业上档升级。

安新县县委书记杨宝昌说:“得知雄安新区成立的消息后,心情澎湃,对习近平总书记的关怀感恩备至,对未来发展充满信心。”当地一些干部说,他们憧憬着新区绘好发展蓝图,打造成绿色、森林、智慧、水城一体的新区,增强人口和要素的吸引力,提高公共服务水平,提升河北经济社会发展质量和水平。

此外,报告还提到将瞄准承接京津产业转移,把央企、知名民企、世界500强、国内500强作为主攻方向,把引进高附加值、高税收项目作为主要目标,力争年内引进有带动能力的重大产业项目1~2个。

“炒房大军”的短暂狂欢

雄安新区的设立,也给雄县带来了一些变化。

“没停售前,5千一平米,就算涨到2万一平米,能买到也好。”当地一家楼盘外,一名北京炒房客告诉记者,他看中了一套500平方米的别墅,却担心有钱也抢不到房。

保定宝轶塑料有限公司总经理、河北大学化学与环境科学学院教授李志亭的厂房,位于雄县城区外围,建厂初期投资9000多万元,占地50多亩,2013年投产,目前有2个多亿的销售额。

“炒房客”的纷至沓来,打破了新区涉及地区的平静。自4月1日晚,就有大批外地车辆蜂拥而至,以至当地某县宾馆爆满,饭店难以就餐。2日上午,记者在新区走访发现,京、津、冀、蒙、鲁、豫、晋、辽等牌照私家车川流不息,部分路段甚至出现拥堵状况。

4月6日下午,李志亭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认为,雄安新区设立后会加速本地企业升级转型。过去转型可能需要一二十年,现在可能只需三、五年。

安新县一宾馆前台服务员说,宾馆有90多间客房,4月2日全部住满,她们目测大部分是来炒房看房的。这从停车场内停放的各地牌照的车就可得到印证。

兴奋与隐忧并存

记者从4月2日至5日跟踪采访发现,这场“购房狂欢”不久便不欢而散,无疾而终。3日,炒房大军多数离开,当地基本恢复平静。

实质上,李志亭所拥有的厂房只是雄县产业的沧海一粟。

安新、容城许多干部群众分析说,之所以有这股浪潮,一是炒房团确实存在,更想从即将建立的新区中“捞一笔”;二是当地甚至周边不少业主,以为新区成立会给他们带来商机,纷纷到中介高价挂出房屋。但实质上并无多少交易。

4月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雄县宣传部获取的一份文字资料显示。雄县民营经济组织达1.5万家,主导产品主要有四类:塑料包装、压延制革、乳胶制品和电线电缆。塑料包装现有企业3000余家,从业人员4万余人,年营业收入135亿元;压延制革行业现有企业679家,从业人员7000余人,年营业收入42亿元;乳胶制品行业现有企业133家,从业人员4000余人,年营业收入23亿元;电线电缆行业现有企业352家,从业人员3000余人,年营业收入52亿元,四大主导产业年产值占全县民营经济总产值的65%。

与炒房大军无奈离去相印证的是,4月4日,雄安新区发布消息说,由于雄安新区三县并没有存量房源,房地产市场“有价无市”,目前暂未发现实际交易情况。

而据雄县政府网相关资料显示,早在上世纪80年代,雄县民营经济就进入了省30强行列,2008年被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命名为“中国塑料包装产业基地”。雄县大步村是“中国气球第一村”,产品占全国市场份额的80%以上;雄县安琪胶业有限公司是北方最大的安全套生产企业,年产量12亿只;电器电缆方面,河北泰斗三星线缆公司产品成功供应鸟巢、水立方等奥运场馆。此外,雄县还是华北油田最大的产油县之一,被中国矿业联合会命名为“中国温泉之乡”。

根据记者采访了解,三地政府一年前就已对房地产市场依法进行秘密管控,采取了限制商品房交易等措施,只是管控措施近日才公开化。记者3日至4日在安新、容城等地走访看到,中介和售楼处的大门基本上都贴着封条,处于停售或停止工作状态,也并无等待交易的所谓炒房大军。3日晚,安新县街头饭店人迹寥落,宾馆也没有出现媒体报道的火爆景象。其他县市也基本恢复平静。

不过,在张张闪亮的名片背后,雄县也面临着新区规划的诸多变化。

4月4日晚,河北雄安新区举行首次新闻发布会。新区筹委会称,针对雄安新区设立后一些媒体关于炒房人员到新区聚集、房价上涨等报道情况,雄安新区特此说明,将严格贯彻“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精神,安新、容城、雄县三县已经依法对土地、建设、房地产交易等进行管控。

一位在协会就职逾十年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于塑料包装行业企业的安置,决定了这个县城10万人左右的生计,而雄县的整体人口为38万人左右。

雄安新区发布消息说,任何以收取定金、意向金等变相销售“五证”不全商品房都属于违法行为,购买此类房屋不受法律保护。新区希望广大群众增强自我保护意识,不轻信、不传播、不参与各种房地产违法项目的宣传及销售活动。同时,新区将严格执行房地产调控政策,严厉打击二手房和小产权房违规交易,严厉打击违规建设,严厉打击黑中介非法销售、夸大宣传、哄抬价格等行为。

即便雄安新区政策没出来,雄县的塑料行业也面临升级改造的挑战。李志亭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河北省就对企业环保要求越来越高,2017年出台了新的环保标准。对于雄县上千家中小企业而言,早期为了发展经济,可能需要保护,但不可能一直做低端重复的产业。目前,压力最大的是没有许可证的小企业、小作坊。

然而,炒房大军并不死心,一些炒房者甚至想要“绕过”房管局,意欲双方私下交易,采取签订协议、律师认证等手段购得房屋,还有的欲买小产权房。记者发现,3日开始,河北雄安新区周边的白沟等地传来消息,称当地人流汹涌,房价暴涨,道听途说、添油加醋等各类故事再次上演。

未来产业转型风向“变局”

河北方面再出重拳,雄安新区周边县市限购风起云涌。记者梳理发现,4月1日以来,霸州、文安、任丘、定兴、保定市徐水区、清苑区、满城区、高阳县等地纷纷宣布采取限购等管控措施,为虚热的楼市降温。

李志亭和上述塑料包装印刷协会秘书长的担忧不无道理。2016年7月雄县政府网站的一则消息称,要采取高压态势,不断加大对“土小”企业打击力度,出重拳、下狠手开展“土小”企业专项整治,共查处小塑料企业10家。

5日上午,记者在雄安新区附近的箱包重镇白沟看到,几十家房屋中介和地产销售大厅均贴上了封条,封条日期标注为4月3日。包括高碑店市等地的干部群众普遍反映,前两天确实有人来看房,但并未见到成功交易。一位中介所工作人员说,当地有些房主趁新区设立这个节点,把自己的房子以两三万元的价格挂到中介,其实也是有价无市,谁会傻到买这样的房子?

雄县塑料包装印刷协会秘书长向《每日经济记者》记者回忆称,就在4月1日(设立雄安新区)决定出来前两天,协会还正在考虑筹办下一届塑博览会的事情。临时刹车这几天,过来询问情况的企业“一直没断人”,还有人从曹妃甸来电希望来调研洽谈招商事宜。“是不是整体外迁?去哪里买地?招商情况?都来问,都来登记。”

协同发展的“集中承载地”

李志亭认为,趁设立雄安新区的机会,雄县企业应该抓紧进行升级改造。他曾多次建言,走联合发展的道路,转型做对环境污染小的产品。他所在的协会也曾建议规划一个园区,把中小企业迁入,对接环保各部门。

“有利于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有利于加快补齐区域发展短板,提升河北经济社会发展质量和水平;有利于调整优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拓展区域发展新空间。”河北省委用“三个有利于”阐释了设立雄安新区的伟大意义。

其实,对于行业的整治、改善,协会近几年一直动作频仍。据雄县塑料包装印刷协会秘书长介绍道,2016年底协会就向政府递交了报告,希望将雄县的塑料包装印刷企业整合进产业园区,进行集体升级改造。而县政府2016年10月发出的一份通知显示,协会已经展开了VOCS(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污染物治理的技术升级改造。该秘书长介绍称,12个会长企业已从先河股份有限公司引入了相关设备,涉及投资额数千万。

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通知称,河北雄安新区规划范围涉及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三县及周边部分区域,地处北京、天津、保定腹地,区位优势明显、交通便捷通畅、生态环境优良、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较强,现有开发程度较低,发展空间充裕,具备高起点高标准开发建设的基本条件。

也有上市公司嗅到雄县的商机,先河环保2015年年报显示,国内VOCS治理领域首个大型项目——保定雄县包装印刷行业VOCS第三方治理项目为集团从监测到治理的扩张打下了坚实基础,单单河北就有17个行业上百个子行业共计上万家企业需要治理,除了雄县包装印刷产业,还有白沟箱包、安新制鞋、石家庄制药、辛集皮革、廊坊家具制造等特色产业集群,市场预计至少百亿。

根据规划,雄安新区规划建设以特定区域为起步区先行开发,起步区面积约100平方公里,中期发展区面积约200平方公里,远期控制区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

不过,在规划要细致到“每一寸土地”,和企业搬迁预期的背景下,产业园的建设以及与先河股份进一步的合作,前景变得不再明朗。雄县塑料包装印刷协会秘书长称:“目前的情况就是,现在的行业情况肯定是不符合新区的定位的。”

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对河北雄安新区的定位做出了解读:首先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有效吸引北京人口和非首都功能疏解转移。其次是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的创新发展示范区,坚持“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建设绿色低碳、信息智能、宜居宜业,具有较强竞争力和影响力,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现代化城市。再次是“体制机制创新的高地和高端高新产业集聚地”,“不是大搞房地产开发,更不是炒房淘金的地方。”

易居研究院总监严跃进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随着新区的设立,雄县产业也面临“脱胎换骨”的改造,一方面,传统制造业正面临着转型升级的巨大机遇;另一方面,一些不适应规划发展的产业和项目或将面临淘汰危机。

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集中承载地”,河北雄安新区对疏解非首都功能意义重大,对遭受产业困扰的河北来说,这是继与北京联合举办2022年冬奥会后的又一发展机遇。多年来,河北GDP全国排位靠前,但其历史形成的钢铁、石化、建材三大资源型产业增加值占全省工业增加值“半壁江山”,高污染、高能耗的产业结构带来了雾霾等严重污染。建设雄安新区,成为河北新旧动能转换的强大引擎。

“更为关键的是,北有2022年冬奥举办地张家口,南有雄安新区建设,河北即将正式迎来‘两翼’发展带动的新时代。”有专家解读称,经济发展质量不高的河北必将因此展翅腾飞。

赵克志说,河北将加大统筹推进力度,扎实有序地展开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各项工作。坚持先谋后动、规划引领,配合国家有关方面,集聚全国优秀人才,吸纳国际人才,组织编制好雄安新区相关规划,把每一寸土地规划得清清楚楚后再开工建设。完善新区经济社会发展、交通一体化、新型城镇化、土地利用等规划体系,切实推进多规合一,确保一张蓝图干到底。依法依规抓好区域管控,贯穿于拆迁安置、规划布局、项目建设、管理运营各个环节。

创新驱动的新引擎

4月的白洋淀,碧水映天,片片芦苇黄中泛青。在中国未来的时空里,美丽的“华北明珠”白洋淀畔,必定崛起一座让世界瞩目的新城,一个大国复兴的新的经济增长极。

对于雄安新区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着力发展的重点产业,权威人士和学者认为,重点是要紧跟世界发展潮流,有针对性地培育和发展科技创新企业,发展高端高新产业,积极吸纳和集聚创新要素资源,培育新动能,打造在全国具有重要意义的创新驱动发展新引擎。

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何立峰表示,要把创新驱动作为新区发展的根本动力,引导创新要素向新区集聚。支持新区从创新载体、运行机制、发展环境等方面营造良好创新氛围,吸引高端创新人才和团队,努力打造创新高地和科技新城。

“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是新形势下引领新发展、打造新增长极的迫切需要。”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组长、中国工程院主席团名誉主席徐匡迪院士表示,从国际经验看,解决大城市病基本上都是用了“跳出去建新城”的办法;从我国经验看,通过建设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有力推动了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的发展。京津冀协同发展瞄准的是打造世界级城市群,规划建设雄安新区是这项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副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说,雄安新区在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的基础上,还要以建设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创新驱动发展引领区、协调发展示范区、开放发展先行区为目标,经过长期不懈努力,建成高端高新产业集群地、创新要素资源集聚地、扩大开放新高地和对外合作新平台,激发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动能,打造京津冀创新驱动发展的新引擎,支撑京津冀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增长极。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巴克内尔大学政治学教授朱志群认为,雄安新区的设立是影响中国未来发展的重大举措。相信雄安新区会将京津冀发展一体化变为现实,并将带动整个华北地区的快速和全面发展。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雄安新区在京津冀核心位置,它承载的使命就是创新,今后应该是中国成为创新型现代化国家的心脏区域,是中国的“硅谷”。“北京有全国最好的大学、科研院所、企业创新平台,并且北京的创新强度和科研投入占GDP比重都是全国最高的,今后京津冀发展的关键就是如何将这些转变为生产力。”

专家和学者同时表示,雄安新区的设立,意味着中国开放将朝纵深发展,中国将继续全方位拥抱全球化和自由贸易。

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